恒天董事长落马背后:一块天价坟地与一桩情妇融资案

网贷天眼 671 2天前

自2018年10月15日,由叩叩财讯独家报道老牌央企——中国恒天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杰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后,围绕在这位昔日资本市场红人身上的疑云也在随着调查的深入而渐渐明朗。

 

2019年4月15日下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北京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张杰开除党籍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由企业根据《劳动合同法》等规定解除合同;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张杰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理想信念丧失,党性原则和纪律意识淡漠,生活腐化堕落,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群众反映强烈,影响极其恶劣,应予严肃处理。”在上述中纪委发布的通报中称。

同时,在上述通报中,中纪委还查明张杰数起罪状,其中包括:“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搞封建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接受业务合作方安排打高尔夫球;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申报个人有关事项,长期、多次未经批准出境,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人事方面利益;违反工作纪律,在上级单位检查时不如实报告相关事项;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拥有非上市公司股份,违规多占住房,搞钱色交易,涉嫌严重职务犯罪。”

恒天集团成立于1998年,这家曾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纺织机械企业”,也同时是唯一一家以纺织装备制造为核心主营业务的大型央企。

但中国恒天集团和张杰本人近年在资本市场上之所以赫赫有名,并非因其纺织装备主业做得多么红火,而更多的在于其与“中植系”及其实控人资本大佬解植锟的亲密关联。

正如叩叩财讯此前的多篇跟踪报道,此次张杰的落马,缘起于一桩“情妇融资”案,而据叩叩财讯日前获悉,另一块天价坟地的交易,亦成为了张杰违反党纪的铁证。

1)迷信与权色

正如叩叩财讯在半年多前的独家报道中所言,作为一名在央企工作了几十年的党员高干,张杰案的发端依然未逃离开“权”、“色”二字。

2018年10月初,一封来自恒天集团内部有关张杰的实名举报信被送至监管层案头,在这份材料中,最为严重的指控则是张杰通过其旗下把控的某金融融资平台,为一家企业提供非法巨额融资,涉嫌利益输送,这家获得利益输送的企业还与一位王姓女子有关,而这位王姓女子与张杰关系匪浅。

这距离张杰2008年正式出任中国恒天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刚好十年。

随后,中纪委便开始对该举报事件进入深入调查,而该王姓女子在接受监管层调查时最终也承认,其与张杰为情人关系。

由此,张杰案获得突破口。

2018年10月12日,张杰被中纪委带走调查。

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恒天集团内部对张杰的举报便不断。尤其是在2017年后,中央巡视组对恒天集团进行“反馈、巡视、整改”以来,巡视组与中纪委便收到多分有关张杰的实名举报,在此后一年间,监管层也多次向张杰了解有关情况。

“此前,对于张杰的举报则主要集中在其个人好打高尔夫球、向组织就个人情况和财产有所隐瞒等问题,但这些都并未对张杰造成致命影响。”一位接近于张杰案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因不断层出的举报,几年中,监管层也曾数次找张杰了解有关情况,但都在24小时内便将其放出。

然而这一次,张杰被带走后数日却一直未归,直到10月14日晚间,中纪委通知其所在单位与家属称张杰正式接受组织调查。

在2019年4月15日,中纪委发布的张杰数起罪状中,首当其冲第一条中,除了其“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外,便是其“搞封建迷信活动”。

“这与一块价值不菲的天价坟地有关。”上述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坦言,而这一“天价坟地”事件亦是张杰此次“落马”的重要指控事件。

在封建迷信中,墓葬风水对后来运势的影响是极为重要的。

“两年前,张杰迷信风水鬼怪之说,多次找到风水师为其测算运程与风水,此后,其更是相中了一块‘风水宝地’将其作为父母先辈的墓地。”上述知情人称,这块“风水宝地”或价值上百万。

对于这块天价墓地的由来,张杰方在接受监管层调查时坚称这为一起正常的购买事件,并称在早前交付3万押金之后,双方约定2018年底付清余款。

“就算在交易中未出现猫腻,但作为党员大搞封建迷信,在丧葬中盲目攀比、奢侈浪费,大搞‘天价墓地’,不信马列信鬼神,张杰为其亲属购买天价坟地一事,这本身就与党章党规党纪的要求严重背离,属于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上述知情人士坦言,近年来,监管层在对一批违纪的党员干部查处过程中发现,部分党员对于风水迷信的痴迷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多起高官因涉及腐败落马,皆被连带着曝出迷信情节。

“对党忠诚,脱离低级趣味,坚决不搞封建迷信是对一个党员干部的基本要求。如果党员干部迷信风水,甚至利用职权、打着公务的幌子用公款为迷信活动买单,将直接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败坏党和政府的形象,其危害不容小觑。”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张杰开除党籍通报中的“钱色交易”,则自然所指的便是张杰对其情妇所在企业的利益输送。

在恒天集团旗下,其拥有两块最重要的金融牌照平台企业——恒天财富、中融信托,而这两家平台皆为恒天集团与“中植系”联合设立。

在2018年10月中旬,张杰案发伊始,叩叩财讯便从有关渠道获悉,张杰向其王姓情人所在企业输送利益的平台或为恒天财富。

但其后,恒天财富方否认自己被卷入张杰案。

一位来自于恒天集团内部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张杰在恒天集团内部深耕数年,其平素作风虽然稍霸道、严厉,但是在有关涉及违纪违法方面还是比较谨慎,而该王姓女子为张杰的私下“情人”,两人关系之所以被人觉察,也源于该女子为获得业务上的便利,曾向有关业务单位或多或少暗示其与张杰关系非同一般。

2)余波震荡“中植系”

“张杰案的爆发,让很多人都惴惴不安,其深入涉足金控领域,与多家金融机构都有关联,如果一旦被撕开一个口子往下查,能查出多少事情,很难说。”早在2018年11月,一位接近于该案的有关人士便向叩叩财讯表示,“这取决于案件定性与监管层想要查到哪个层面为止。”

张杰被正式开除党籍后,其涉嫌的犯罪问题也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将正式开启依法审查起诉程序,随着司法机关的正式介入,被牵扯其中的人物或机构也将进一步浮出水面。

张杰案的余波来袭,对其影响最大、最令其惴惴不安的,则非“中植系”莫属。

与恒天集团、张杰结缘了近十年的“中植系”,在这十年中,可谓发展得顺风顺水。“中植系”开启金控模式发展的“快车道”,亦是从与恒天集团携手合作中融信托为开端。

当张杰在任恒天集团董事长的高光时刻,其不止一次向身边人回忆起和“中植系”的结缘之故。

2009年,当时中国的金融企业都比较萧条,恒天集团甚至考虑过入股银行,但后来放弃了。信托业当时遇到了发展的瓶颈,经历了一轮调整,尽管当时情况不理想,张杰称自己却预见到信托公司会成为银行之外的另一重要融资渠道,入股信托是一个好的机会。

恒天集团当时考虑的是入股重庆信托。

“在与重庆信托谈合作的同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朋友介绍结识了当时中植系实际控制人解直锟,知道其旗下的中融信托有意寻求外部资本加入。”张杰曾回忆道,于是其与解植锟一见如故,于是“合作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中植系也由此攀上央企恒天集团后,开启了一段长达近十年的资本腾达的上升期。

而此次陷入“张杰案”阴影之中的恒天财富便是在2011年3月由原来的中融信托中的第一财富管理中心整体转制后分割出来独立发展而成。

在2014年,上海证券报曾刊发深度报道《中植系魅影》中,曾全面解构了中植系的两大资本运作逻辑:一是影子控制下,以资金池业务为核心的混业金融生态,以股权去关联化规避法律风险;二是架构金字塔式资本运作模式,通过数轮证券化实现高杠杆、循环式运作,实现收益放大、风险转嫁。

而中融信托、恒天财富便是中植系“资金池”业务的重要组成。

在经历了2017年的“惊弓之鸟”式的担忧后,2018年开始全线收缩以“退”为“进”的中植系,不但没有迎来其期望中蛰伏后的安宁,反而麻烦不断,甚至踩入了地雷阵。

除了“张杰案”或将面对“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隐忧外,在近一年开引爆资本市场全民话题的“爆雷”事件中,包括乐视网(2.520, -0.04, -1.56%)巨亏案、中弘股份退市、ST长生疫苗案、东方园林(8.040, 0.19, 2.42%)债券门、康得新2019年债市违约第一案,“中植系”皆悉数一个不落地依次踩爆,深陷其中。

“踩入地雷阵,或并非‘中植系’最为担忧的,令其日夜不安的,除了来自监管对国内金控平台和所谓的‘金融大鳄’敏感的态度外,还的则是在这个敏感大环境下,其旗下包括恒天财富等几大财富公司在内的‘资金池’平台资金来源可能出现的断流。”一位接近中植集团的人士表示,在如此风声鹤唳之下,张杰的轰然落马,让“中植系”倍添敏感。

全部评论

沙发空缺中